首页 >>游记攻略 >>古老稀奇的地质景观

古老稀奇的地质景观1天
  • 2015年1
  • 合肥
  • 西双版纳

在勐遮、勐海、勐混周围的山地上,可以看到冰蚀的地貌。如冰蚀的刀脊、槽谷、冰斗、凹型谷羊背面冰蚀洼地;在勐罕坝、曼法一带,可以看到冰碛堤,冰碛侧碛、冰碛砾石。其中冰碛砾石又有压坑石、擦痕石、扭裂砾石、马鞍石、灯盏石、漂砾等。这些都是第四纪山岳冰川的遗迹。

西双版纳的地热资源之丰富,仅次于前腾冲。目前已发现的温泉、热水泉有54处,除少数向处是钻孔喷出来的温泉外,其余都是天然矿泉,它们绝大部分分布在澜沧江深断裂带西侧的景洪、小街、勐阿、勐满等地。其中有两处是过热温泉,水温分别是103℃和104℃,众多的热泉群系是控制地壳活动的标志。

西双版纳分布着零星的喀斯特地貌,如勐腊中部的仙人台、三石峰、翠屏峰等,山热雄伟挺拔,与邻近绿色的热带季雨林组成了石灰山季雨林。地下的喀斯特溶洞景观也很多,如宝角牛洞、藏物洞、旱洞、佛爷洞、花蛇公主洞、天生桥等。

在景洪县西北部谦迈地区海拔1050米的上更新世坡积层中曾发现亚洲象牙齿化石,这说明这里数万年前就是水热条件适宜的热带雨林区;在澜沧江及其支流两岸的全新世残破和层中,曾发现大量石斧、石器及穿孔陶器,经鉴定属新石器时代晚期或稍晚一些的文物,说明澜沧江两岸很早以前就有人类活动。这些,对研究西双版纳古脊椎动物的栖息环境、古地理、古气候、古代人类的活动具有极高的科学价值。

考古资料说明,西双版纳地处怒江、澜沧江、金沙江“三江褶皱系”的末端,夹怒江、金沙江深断裂带之间,7亿年来地质活动频繁。

由于澜沧江深断裂带纵贯西双版纳全境,断裂深度达42-44公里以上,而且5亿年来活动不息,有各地质时期、各种成因、各种类型的地层形成,因此导致了断裂带东西两侧经历了迥然相异的地质历史发展过程,形成了勐海隆起,景洪断裂、勐腊凹陷的三位一体的地质构造格局。

西隆东凹的地质构造,使西双版纳的西部长期上升隆起,岩浆沿断裂带上浸,形成了勐海花岗岩岩基,古老岩层变质,成矿作用活跃。由于地势长期上升,这一地区多次受到了第四纪山岳冰侵袭。

西双版纳的东部地壳长期沉隆,沉积了古生代以来各个地质时期的沉积岩,总厚度达23000米。海水时进时退,古地理、古气候环境相对稳定。勐腊地区分布着上古生代浅海相泥质碳酸岩——火山碎屑岩建造,其中含有海生瓣鳃类、腕足类、苦藓虫、珊瑚、蜓、有孔虫、海百合、菊石等化石;古滨海沼泽地中有大量的水生植物繁衍;中生代浅海相泥质碳酸岩——火山岩,海相泥质屑建造,其中含有大量的陆生和浅海生物化石,蕨类和裸子植物等;新生代以红色盐沉积建造为主。喜马拉雅运动(距今500万年)的结果,使这一地区地热抬升,海水退出,水热条件相宜的古热带气候定型,呈是形成了亿万年来连续演化、充满活力的原始森林生态系统。

数千万年生态环境的复杂变化,使西双版纳成为枝植物交汇、发展、演化的中心。在中生代,西双版纳位于古地中海的东岸。中生代末期,古地中海消失,印度次大陆的枝植物通过西双版纳进入亚洲腹地;在第三纪欧洲大陆准平化的时期,这里又有欧亚各地动植物的交汇;在第四纪喜马拉雅山地升起时,西双版纳是印度支那半岛与东西地区动植物交汇的唯一通道;在第四纪山岳冰川时期,西双版纳处于亚洲部川的南缘,是亚洲大陆热带和亚热带动植物退却和最北界,在间冰期则是巽他古陆热带动植物向北推进的北界;在现代,由于横断山脉南北走向,耐寒的动植物可沿脊南下到西双版纳,热带动植物又可经过西双版纳沿河谷向北推进。这些特殊条件就是当今西双版纳动植物种类繁多的根本原因。

 


评论